[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百年党史 哈密印记:灿烂红星

时间:2021-03-25 11:58:00  来源:今日哈密

  □记者 杨海瑛

  “无云一片白,风起白满天”。50多年前,在哈密火石泉这片历来无人耕种的盐碱地里,建设者们靠超强的意志不仅种出了庄稼,还创造了小麦高产的奇迹。人称“东疆沙漠里的灿烂红星”。

  在1964年3月举行的自治区第一届党代会第三次会议上,时任自治区党委书记的王恩茂为之振臂高呼:“红星二场万岁”!

  记忆从70年前的冬季开始。

  1949年底,王震带领10万大军进军新疆,十六师3个团陆续进驻哈密、吐鲁番等地。“兵马未动,粮草先行”,部队刚到驻地,就面临严峻的军粮供应问题。当时哈密有8万人,经常闹粮荒,很大一部分粮食是从苏联高价买来的。

  以屯田为重要手段对西域进行开发和建设,不仅促进了当地经济的发展,而且维护了国家的统一,巩固了祖国西北边防,这是历朝历代“屯垦戍边”的意义之所在。王震因当年带领三五九旅开垦“南泥湾”享誉全军,这一次,党中央又把屯垦重任交给了他。

  王震将军早有准备,他在酒泉时就对时任六军军长的罗元发说,新疆是个好地方,在那里可以开辟几十个南泥湾。

  1950年,王震下令要求驻疆部队当年开荒50万亩。1952年2月,毛泽东主席批准了六军十六师转为农业建设第五师的改编计划。

  哈密缺水,要种粮,首先要解决缺水问题。为了寻找水源,十六师官兵翻山越岭反复勘探研究,十六师党委决定从石城子山口引水到二道湖,并为这条将要诞生的水渠取名“红星渠”。

  六军十六师与“红星”二字有着很深的渊源,其前身是在延安时期的教导旅。毛主席将其命名为“红星部”, “红星”二字从此成了这支部队的象征。为了发扬红星精神,这条即将建设的水渠得此命名。

  即将开建的红星渠长32公里,开通后能浇灌8万亩农田。建设命令一下达,战士们就把跟随自己南征北战的红旗插上东天山,在戈壁滩开始书写战天斗地、改天换地的崭新画卷。

  砌渠需要大量水泥,可偏偏新疆水泥紧缺。战士们土法上马,反复试验,发明了与水泥功效接近的代水泥,这种代水泥需先到山上烧石灰,再用红砖粉加上石灰搅拌而成。其过程看似简单,却让战士们付出了沉重的时时彩后一固定三码代价。

  碾陶粉的房子里尘土弥漫,没有卫生防护设备,大家咳出的痰都是红色的。碾陶粉的骡子,干了8个月就累死了,开胸一看,肺部早结成了硬块。但在当时,一心想着水渠建设的战士们眼里没有粉尘,只有修渠任务,工地上是一派斗志昂扬的景象。

  红星渠需要用7万立方米石头铺砌。山上采石的战士们风餐露宿,一块块巨石靠肩扛车推,战士们的肩上、胳膊上经常血肉模糊。有人想出了办法:到戈壁滩捡羊皮,把羊皮毛朝外垫到肩膀上。

  1952年8月1日, 32公里长的红星一渠开闸放水。衣衫褴褛的采石战士排着整齐的队列下山,看着这些可爱的战士,百姓们流下了热泪。当天山之水顺渠而下时,现场沸腾了。

  第二年4月,红星二渠建成。天山上的水引到了火石泉,从此,火石泉有了生命。

  在二道湖和火石泉戈壁碱滩,每亩碱地有40多吨硝和碱、6吨盐。水引来了,但这样的盐碱地能种庄稼吗?这些过去屡建奇功的战士,以“世上无难事”的壮志豪情说,过去很多场战争,敌人的兵力比我们强大很多,我们都胜利了,这盐碱滩,我们也一定能制服。

  战士们刨碱层、打田埂、凿芒硝、挖沟排碱,方圆几十里,大碱滩变成了大战场。

  红星二场老军垦薛园生说,有的碱坑被老鼠毁得很深,有一次他掉进去,两三个人才把他拉上来。与薛园生有着同样经历的陈明武在开荒治碱中荣立三等功。他说,那个时候治碱、拔草光着脚,脚上扎了很多刺,也磨出很多泡。

  火石泉碱滩上鼠洞多、蚊子多。当水到来时,顺着洞眼往下流,地面上水流很慢,倒是蚊子多得像蜂群。战士们把泥巴糊在胳膊、腿上,让蚊子叮不着、咬不透。

  开地要洗碱,一块盐碱地要几十天、甚至几个月昼夜不停地不间断灌水。战士们整天泡在碱水中,脚趾裂开一道道血口子。

  地窝子是那个年代的标志性建筑。进场初期,军垦官兵在缺砖少瓦的情况下,用智慧的双手建造出这样的地下房屋。在艰苦的环境中,战士们以苦为乐。

  在洗碱中,堵水是一项艰巨的任务。水把渠冲垮了,来不及堵,有人就用背顶着、身体挡着。哪里有风险,大家就往哪里跑,只有堵住水,水才能漫起来,起到治碱作用。

  种庄稼离不开肥料。全场战土出动捡粪成为一道风景。积肥经验效果明显,推广后当年粮食亩产接近翻倍。

  凭着一股敢叫日月换新天的精神劲儿,在前苏联专家断言无法耕作的盐碱地里,战士们开垦出大片良田,红星二场因之荣获全国农垦战线“12面红旗”的光荣称号,被誉为“新疆大寨”。

  这里,承载着悠久的军垦文化;这里,传唱着永不褪色的红星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