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好我们的美丽家园】用史实正本清源

时间:2017-09-20 18:24:21  来源:今日哈密

■市委宣传部副部长 王建军

历史是一面镜子,也是一本深刻的教科书。

正确地解读历史、坚定地捍卫历史、深刻地把握历史,历史是我们战胜一切邪恶的武库。

“三股势力”罔顾史实,信口雌黄,颠倒是非,以歪曲、杜撰和篡改历史的卑鄙手法,大肆宣扬“我们的国家是‘东突厥斯坦’,我们的民族是突厥,我们的宗教是伊斯兰”,妄图以“双泛”(泛伊斯兰主义、泛突厥主义)思想借尸还魂,搞乱人心,传播精神毒素,行渗透、破坏、分裂、颠覆之实。

历史就是历史,岂容歪曲、篡改。历史就是历史,谎言重复一千遍也变不成真理。但我们对此行径的毒害作用要有清醒的认识,不能任由其混淆pk10两期计划精确,愚弄民众。让历史说话,用史实发言,直击“三股势力”的倒行逆施,正本清源,稳固人心。

要用史实戳穿“三股势力”:“新疆自古就是一个独立国家”的谬论谎言。参与制造1933年“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分裂政权的穆罕默德·伊敏外逃后,于20世纪40年代初在境外出版了一部名为《东突厥斯坦历史》的书。编造“东突厥斯坦自古即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是世界上最古老、最有名、文化最早发展的一个国家”,声称“中国原是东突厥斯坦民族三千年的敌国”。“东突厥斯坦”不是一个单纯的地理概念,而是19世纪末期殖民主义者为肢解中国而提出的一个政治概念。“三股势力”借用这一概念摇幡招魂,其分裂新疆的罪恶图谋昭然若揭。公元前60年(汉宣帝神爵二年)“西域都护府”的设置,标志着西汉开始在西域行使国家主权,新疆就成为中国统一多民族国家的一个组成部分,历代中央政府都对新疆进行军政管辖,国家统一始终是历史的主流。民族团结、国家统一的历史观念深入人心并一脉相承,根深蒂固,传承至今。

要用史实戳穿“三股势力”:“维吾尔族人是古代突厥人后裔”的谬论谎言。历史上的突厥曾经是活跃在中亚地区(从叶尼塞河上游至阿尔泰山以南)的一个游牧民族。在南北朝后期(6世纪中叶),建立过松散的奴隶制汗国,583年分裂为东西两部。唐朝初年,东突厥和西突厥先后被灭。此后,突厥的一部分与当地汉族和其他少数民族融合,另一部分则逐渐向西迁徙,成为后来土耳其人的来源之一。维吾尔族主要是由蒙古草原上的回纥人和原塔里木盆地各绿洲上的土著居民融合而成的。回纥曾长期受突厥人的奴役,在兴起的过程中,与突厥人攻杀不断。656年,回纥助唐击灭西突厥。744年,回纥在灭掉后突厥汗国后,建立回纥汗国,唐玄宗册封其可汗为“怀仁可汗”。现在新疆维吾尔族等主要少数民族其语言虽属阿尔泰语系突厥语族,但与古突厥并不存在血统、历史、文化上的必然传承关系。“三股势力”数典忘祖,为分裂之目的已穷极卑劣之能事。

要用史实戳穿“三股势力”:“历史上维吾尔族是独立于中国之外的民族”的谬论谎言。788年,回纥请求唐朝允准将族名改为“回鹘”。840年,漠北回鹘汗国解体,一支从草原进入中原地区并逐渐融入当地各族之中;另一支迁往甘肃河西走廊,同当地其他流徙聚居的各族相融合,最后形成了今天我国的裕固族;还有一支则西迁西域地区,并分别在吐鲁番盆地和喀什噶尔绿洲建立了高昌回鹘王国与喀喇汗王朝。回鹘人落居西域及其建立的地方政权与中原王朝关系十分密切,喀喇汗王朝的统治者就自称“桃花石汗”,意即“中国之汗”,表示自己是属于中国的。“三股势力”想人为地割断维吾尔族与中华民族、与中华文化的血肉联系,历史岂能为无耻谎言所颠覆?!

要用史实戳穿“三股势力”:“维吾尔是新疆的原住民,其他民族都是外来的”谬论谎言。新疆自古就是多民族聚居的地区。新疆居民的族属,从汉代开始有明确的记载,当时主要有:塞、月氏、乌孙、羌、匈奴和汉人。汉人,是较早进入新疆地区的民族之一。公元前101年,汉朝军队开始在轮台、渠犁等地屯田,后来扩大到全疆各地,各屯田点成为汉人进入新疆后最初的分布区域 ;公元前60年西域都护府设立以后,或为官、或从军、或经商,进入新疆的汉人连续不断。两汉以后又有许多古代民族进入新疆,如柔然、高车、吐谷浑、突厥、回鹘、吐蕃、契丹、瓦刺等。清代蒙古族土尔扈特部落万里东归,锡伯族等万里西戍新疆。新中国成立时,在新疆聚居生活的主要有维吾尔、汉、哈萨克、回、柯尔克孜、蒙古、锡伯、塔吉克、满、乌孜别克、俄罗斯、达斡尔和塔塔尔等民族,呈“大杂居、小聚居”的特点。同顶一片天,同耕一块田,同饮一河水,新疆是各民族共同守望的美丽家园,中华民族大家庭是各族人民共同的心灵归宿。

要用史实戳穿“三股势力”:“新疆历史上只有伊斯兰教”的谬论谎言。新疆作为古代东西方经济文化交流的主要通道和枢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多种宗教并存的地区。早在伊斯兰教传入前,祆教、佛教、道教、摩尼教、景教等多种宗教,就相继沿着丝绸之路传播到新疆,与当地土生土长的原始宗教一起在各地流传。伊斯兰教传入后,新疆不仅继续维持了多种宗教并存的局面,而且又有基督教、天主教等宗教传入。伊斯兰教是和平的宗教,是反对暴力恐怖的宗教。“伊斯兰”一词的意思就是“顺从”“和平”,“穆斯林”就是“顺从者”“和平者”之意。“三股势力”违背和歪曲宗教教义,鼓吹“圣战殉教进天堂”,煽动信教群众“除了真主以外不能服从任何人”,把一些人变成完全受其精神控制的极端分子和恐怖分子,其本质是反人类、反社会、反文明、反宗教。

要用史实戳穿“三股势力”:“维护维吾尔族自由、民主、人权、自决权”的谬论谎言。“三股势力”决不是什么“民族”、“宗教”利益的代表,更不是什么“人权卫士”。他们以宗教极端为思想基础,以暴力恐怖为主要手段,以民族分裂为最终目的,漠视基本人权、践踏人道正义,残害包括宗教人士和信教公民在内的各族无辜群众,挑战的是人类文明共同的底线,丧尽天良、恶贯满盈,这在他们制造的一系列暴力恐怖案件,早已得到印证。我们同“三股势力”的斗争,不是民族问题,不是宗教问题,而是一场维护祖国统一与企图分裂中国、维护民族团结与企图挑起民族仇杀、维护社会稳定与企图制造动乱暴乱的生死较量。

要用史实戳穿“三股势力”:“共产党在新疆压迫少数民族、实行殖民统治”的谬论谎言。自1949年新疆和平解放,特别是1955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以来,在党的民族政策光辉照耀下,新疆各族人民享有平等的法律地位,享有宪法和法律赋予的选举与被选举的权利,同时还享有参与国家事务管理、宗教信仰自由、接受教育、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继承本民族传统文化等各项权利。“压迫”“殖民”之说,是境内外“三股势力”丧心病狂的捏造,只为摇尾乞怜、呼应国际反华势力的陈词滥调。维吾尔族有句谚语说的好:“任凭狗儿叫,误不了骆驼走大道。”

十一

要用史实戳穿“三股势力”:“汉族掠夺维吾尔族的资源”谬论谎言。新中国成立以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中央政府把帮助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发展政治经济和文化、走中国各民族共同富裕之路作为一项基本国策。《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明确规定:“国家在民族自治地方开发资源、进行建设的时候,应当照顾民族自治地方的利益,作出有利于民族自治地方经济建设的安排,照顾当地少数民族的生产和生活。”中共中央制定实施的十三个五年计划中,始终把新疆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农业基础发展项目、现代工业体系建设项目等列为国家重点项目,出台一系列优惠和特殊的政策,并为新疆输送和培养了大批优秀专业技术人才。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举全国之力支持新疆稳定发展,把发展落实到改善pk10两期必中上、惠及当地上、增进团结上,新疆总体实现了从贫困到小康的跨越,正在向着全面小康目标阔步前进。“三股势力”睁眼说瞎话,无非是行挑拨之勾当、离间之伎俩。

十二

历史不是玩偶,不是可以任意涂抹的画布。正义与邪恶决不容混淆。“三股势力”是破坏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的总根源,累累罪恶、罄竹难书,但蚍蜉岂可撼树,螳臂怎能挡车?“三股势力”篡改历史,逆历史潮流而动,背叛了祖国,出卖了自己的民族,心机算尽终不过是历史的跳梁小丑,终将为历史的车轮碾碎。“两面人”、“两面派”充当“三股势力”的帮凶,为鬼为魅、蝇营狗苟,更奸诈、更狡猾、更阴险,但必会在历史的“照妖镜”下现形,被牢牢钉在耻辱柱上。

十三

历史孕育了真理。

我们当有正确的历史认知。从历史中汲取智慧,牢固树立正确的国家观、民族观、历史观、文化观、宗教观,用真理的力量廓清“三股势力”制造的毒雾,坚决粉碎“三股势力”妄图打开意识形态缺口、制造分裂的罪恶阴谋。历史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与国家和人民为敌,逃脱不了必然覆亡的命运。但和一切邪恶势力一样,“三股势力”不会自行退出历史舞台,必须毫不犹豫、毫不妥协、毫不手软予以毁灭性打击,不获全胜决不收兵。

十四

历史是思想的向导。

我们当有深刻的历史自觉。一部中华民族史就是一部各民族团结凝聚、共同奋进的历史。我们要从历史中汲取信念,不断增强对伟大祖国、中华民族、中华文化、中国共产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认同,不断夯实维护国家统一、民族团结、社会稳定的思想基础,让爱国主义旗帜高高飘扬在新疆大地,让民族团结之花盛开在天山南北,让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熠熠生辉,让实现总目标成为各族人民坚不可摧的共同意志。

十五

历史是时代的见证。

我们当有主动的历史担当。从历史中汲取力量,从历史治乱的规律中把握责任,在党中央治疆方略指引下,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奋力建设团结和谐、繁荣富裕、文明进步、安居乐业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疆,把胜利的旗帜永久刻印在历史的天空。